如果我们是两条平行线,那倒也好,没有交集,也就无所谓别离。可我们偏偏是两条相交线,短暂的交汇之后,剩下的余生便只能天各一方,渐行渐远。你会有新的伙伴,而我也将有自己的轨道。或许,不联系,不打扰,是我们最后的默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