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 K11 在商场里放了一个「黑洞」,让你体验「无限空间」

科技打破了空间边界,我也许此刻身在咖啡厅打字,却因互联网和通讯工具「身处 」和触达无数不同地方。科技让我们对真假提出质疑,当模拟出来的世界让人感知不出其「人造感」,你又是否能判决它是「假」的?

位形空间是由三位学建筑出身的设计师创立的 VR 商业应用公司,最近,他们在广州 K11 里投下了一枚可以「扰乱空间」的「黑洞」,为大家带来了「放纵的超体 | 仿生迷廊」艺术项目。

▲ 位形空间两位联合创始人(右一和右二)

和现在游戏业戴着头设,坐着或站着玩 VR 游戏的形式相比,位形空间希望让用户可以在空间里真正地行走。再者,他们认为 VR 体验不一定要强调「游戏性」,而是可以体验者慢慢地行走和感受现在与未来的不同。

(我们的空间)和一般游戏相比,就是鬼屋和鬼片的区别。

经爱范儿尝鲜,这个设计的概念虽然很好,但在实际体验中还是谈不上特别沉浸。

戴上头设后,用户会来到一个未来风的游戏场景,用户通过一个个在地上「圆形的传送门」去到不同场景。虽然没有游戏的目标感,但很多时候还是会下意识地以找「传送门」为目的。

「超体」拥有超能力生命体和超级感知等不同层面的含义。在虚拟和仿生技术等手段下,人拥有超越自身的的可能。

而「放纵的超体」就是人在新技术的环境下,获得超乎寻常的力量和体验,激发各种生命体新的欲望,与此同时,也会陷入新的困惑和迷狂。

艺术家的任务,就是发现我们生活中所熟知,却并没意识到的改变,并通过作品反映出来,引起我们对这些事物的思考。感受新的媒介为我们带来的各种体验,可以帮助我们面对未来的变化。

「放纵的超体 | 众物的狂欢」策展人胡斌在现场分享道。「众物的狂欢」把日常物件放到另类的镜头下,展示人类是如何通过技术扩张自身领地,打破原有秩序,并邀请胡为一、童昆鸟和 Peter Holden 三位艺术家呈现出自己的作品。

《低级景观》:当飞机和火车等技术,使得我们穿越城市时的经验变得单一,无法感知「城市中间地」(我们在出行时会路过的城市)的差异。胡为一「从 2015 年开始以开车、步行等传统交通方式,寻找城市中间地的故事,通过收集不同物件来呈现并重建(被高速旅行抹掉的)经验。」

童昆鸟则用「废物」建了一个岛,物件被赋予新的功能,建设新的秩序。启动后,繁闹的物件、喧嚣的音乐、还有刺眼的颜色,就像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游行。

「放纵的超体」系列将于 2018 年 11 月 14 日至 2019 年 2 月 28 日在广州 K11 商场展出,其中「众物的狂欢」和「仿生迷廊」均为收费展览,而「人机叠影」为免费,以视频投影的方式呈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