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冷的夜晚,所有人都应该乘坐这趟列车前行的。总有人弄到了车票,马不停蹄的奔向远方,也总有人在停车的当口,有意无意的没入荒野消失在夜色中。只有我在月台里傻站着,一个人都没剩下。也没有人告诉我,刚刚离去的,已经是最后一班列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