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当我看到这种冰棍,都会让我想到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。一个比bitch还bitch的人。
记得那时总会有个固定的女生给我写情书,我在我那四方屋里东掖西藏,可是还是被我妈发现了。那一年,我17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