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同于以往让参与者被拍摄的方式,如今,杨振中将“我会死的”这个艺术项目推到了网络上,让所有人可以用当下流行的自拍方式参与进来。在杨振中看来,“自拍”和“被拍”是很不一样的状态。自拍时,人会呈现出更丰富更多样的表现方式,有的人很爱表演,也有的人不愿露脸,却用千奇百怪的方式直面这句不可回避的话。